第377章: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

孽障的东西!我今天要打Si你!”

然而,这一杖还未落下,就被人握住手腕,那力道大得,一瞬间,秦老夫人以为自已的骨头都要断了。

她抬头刚要破口开骂,突然看见扼着她手腕的人的脸,脸sE猛地一变,刷的一下就白了几分,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蒋云舟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赏给她,甩开她的手,站到秦望舒身前,上下打量她,问:“哪伤到了?”

秦望舒这才回过神,摇了摇头,“我没事。”

秦奕歌从蒋云舟出现她的视线内,就没有移开过眼睛,痴迷地望着眼前那张颠倒众生的俊脸,光是这样看着他,她都感觉自己一颗心紧张的要从x腔里跳出来一样。

这个男人无疑是她见过最好看,最优秀的。

她喜欢!

她感觉自己心动了!

只是,他为什么要去关心秦望舒?

而秦老夫人的手腕被甩开后,手腕感到麻痹,拐杖握不住掉落地上,若不是身旁有个护士扶住了她,只怕此刻她已摔倒地上。

抬眸看到这男人与秦望舒的互动,不禁怒火中烧,这男人是谁?看上去深沉内敛,满身尊贵之气,周身散发着莫大的压迫力,但对自己的态度十分不敬,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让她看了顿时恼火。

哼,肯定是那孽障的野男人,长相倒是不错,可惜,只要与秦望舒沾上关系的,最优秀的人,她都觉得讨厌、恶心!

她故意作装不知的骂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竟敢对我如此不敬,你知道我是谁吗?”

秦望舒脸sE一沉,双眸危险地微眯起来,如果不是念在她是长辈,此刻肯定会巴掌甩过来,竟然说她的男人是野男人,一看就知道她故意这样说的。

可明知道她故意恶心自己,但在公众场合,她忍住恼火纠正道:“祖母,他不是野男人,他是我的丈夫。”

秦奕歌的脑袋“嗡”的一下,身子微微晃了晃。

这个男人竟然是秦望舒的丈夫?

秦望舒凭什么有个这么优秀的丈夫?

凭什么?

此刻秦奕歌S向秦望舒的眼神充满了嫉妒。

这个男人是她的,只能是她的!

她从没有过这种强烈的感觉,以前裴承峻,她只是以为秦望舒喜欢所以她也要喜欢,可是眼前这个却不一样,甚至跟她喜欢的男神也不一样。

因为这男人不管是身材还是深沉内敛的气质,对她来说都像不可抗力的毒药,让她痴恋着迷。

所以,她一定要从秦望舒手中将这男人抢过来!

而秦老夫人听到秦望舒的介绍,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讥诮道:“这算什么丈夫,明媒正娶都没有,换在古代你们这是私奔,是要浸猪笼或乱棍打Si的!”

“祖母,你都说那是古代,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再说,我们虽还没摆酒,但法律上,他是我的丈夫,是合法的,懂吗?”

“合法?”

秦老夫人冷冷一笑:“既然是合法,那我是谁?我是你的祖母,也就是他的祖母,可他刚刚做了什么?他这是对长辈大大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