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

就听见女孩无聊又不好意思的声音:“我就是有点无聊了。”

其实,她也不是无聊,她就是郁闷啊。

四班的那个老师居然跟自己的语文老师是姐妹关系。

现在公报私仇,来故意针对她。

倏然间,身侧一沉,宋晏阳就单膝点地,半跪着在她身边。

苏楠楠眨了眨眼睛,呆呆的看着他,随后唇角弯起,挪近了他些。

“宋晏阳,你家那只猫是不是放养式的?”

她现在也有了笨笨,突然想起来,一只猫也太无聊了,如果两只猫在一块,和人一样交朋友。

多好呀!

“我家那只猫?”

宋晏阳有些疑惑,浅棕色瞳仁看着她,满满的都是女孩的倒影的模样。

忽的想起来自己经常投喂的那只流浪猫。

“嗯嗯。”

苏楠楠点头,盯着他。

其实那只猫只是宋晏阳无意间发现的,可怜又落魄,还强撑着寻食。

就如当初他失去奶奶和妈妈,外公外婆弃他而去时,一模一样。

他才会动了恻隐之心,一有时间就会去投喂那只猫,久而久之,那只猫像属于他的,又像是一只流浪的猫。

宋晏阳扯了扯唇,嗓音沉又淡:“我只是有时间会去喂它而已,我不认识那只猫。”

“我还以为那只猫是你的呢。”

女孩鹿眸在暗处亮了亮,欣喜的翘唇。

那她是不是可以光明正大,把那只猫给带回家了?

这样笨笨也就有伴了。

见她偷偷的笑,宋晏阳深刻分明的轮廓一点点柔化。

刚翕动唇瓣要说什么,一滴两滴水滴,砸在他侧脸上。

只在一瞬间,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雨落在地上的声音很大,雨幕细腻。

大风袭来,雨幕倾斜坠落。

不少细雨蒙蒙吹进了走廊,苏楠楠发丝都沾染了许多小雨滴。

雨势越下越大,两人站的位置几乎都要被雨打湿了。

苏楠楠瑟缩的紧紧贴着墙,衣服都已经被细雨染湿了些。

拍了拍身上的小雨珠,温度一下子降低了不少。

看了眼紧闭的教室门,苏楠楠知道,老师是不会轻易放她进去的。

抱着胳膊,靠在墙上,只能等待雨停了。

可是这雨哪有停的架势,反而越下越大,苏楠楠冷的打了个喷嚏,抱着胳膊的手搓了搓。

她生理期还没走,怕是这么一冷,要延长一两天了。

宋晏阳见她缩成小小的一团,浑身都略微打颤,精致漂亮的小脸都冷白的,发丝湿贴在她脸侧。

听见她打喷嚏,最后将外套脱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罩在她脑袋上。

“你……”

苏楠楠愣愣的看着他,长又翘的睫毛都粘着细密的小雨珠,眨巴一下,都干净澄澈的动人。

宋晏阳掩唇轻咳,目光望着远方,低沉声道:“别多想,换别的女生我也这样。”

苏楠楠眉眼弯弯:“谢谢。”

“宋晏阳……”她扯了扯他的衣角,“其实我觉得你不坏,也不凶的。”

宋晏阳眉骨微敛,听到她话的时候,微微怔了下,浅棕色的眸光幽暗至极,低垂着眼,目光晦暗不明的落在她明媚的小脸上。喉结上下滚动,“可是……我也不好。”

“其实……我觉得你挺好的啊。”

苏楠楠走近他些,将外套挡在头上,遮住了大半个上身,垫脚来,想要将外套也给他遮雨。

宋晏阳见她这样,幽暗的眼底掠过一丝暖意,伸手将外套撑在两人头上。

中间还空出一个人的距离。

空荡荡的走廊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站在一块避雨。

“我一开始对你印象也挺不好的,后来感觉吧,你人不坏,只是不怎么表达自己吧。”

宋晏阳就像是全身带着刺,抵触别人的靠近。

或许是在喂猫的那一刻,苏楠楠才彻底改观了对他的看法。

更主要的是,宋晏阳怎么会割腕,每次看宋晏阳,身上总是有些忧愁和淡淡的冷漠,好像是个历尽沧桑的大人模样。

宋晏阳冷削的眉骨敛起,下颚线绷直,唇角勾起的弧度略带讽刺:“你离我远点,我真不是你以为的什么好人。”

他本来不是好人,从他出生起,他注定就不被看好。

只有奶奶和妈妈,不离不弃的去爱他。

爸爸妈妈为什么离婚,因为从他出生起,爸爸事业不顺,濒临各种危机,最后变卖公司。

他生日那天,奶奶得了重病,瘫痪在床,外公外婆避之不及,刚被父亲接回了新家。

父亲新欢就被他害的流产。

奶奶和妈妈没去世之前,他只是偶尔能听到别人骂他丧门星,去世以后。

丧门星他几乎天天能听见。

儿时的玩伴,愿意跟他玩的也只有江御、孟皓谦和阮闵芋,那是人生里他最美好的童年。

可现在……

都没了。

他是个丧门星。

苏楠楠咬着下唇,见他神情躁郁,眸光冷沉,带着暴戾的血腥味,浅棕色的瞳仁瞬间沾染上阴翳。

男生身上散发出来的沉戾的气息很是浓重,流畅的下颚线深硬,薄唇抿成,整个人薄情很。

苏楠楠就愣住了,呆滞的看着他,眼底满是漠然的悲哀。

想到他手腕上的狰狞的伤疤。

心情复杂了些,低垂下头,声音很轻很柔:“对不起啊……”

她好像触及到他的伤心事了。

她内疚的不敢去看他。

两人面对面着站着,没注意到不远处走廊尽头站着一抹挺拔欣的身影,如外边天空一样暗沉,又阴戾。

江御在教室待的突然很憋闷,直接从后门走了出去,想要透透气,没想到就撞见了这一幕。

放在外套袋里的手不断收紧,指关节泛白,薄刃般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鹰眸深沉又幽暗的眯起,眼底夹杂着骇人的猩红。

正要迈步走过去时,下课铃响了,或许是天意,还是时机太巧。

这一层楼的学生纷纷涌出了教室,拥挤的站在走廊内。

纷纷扰扰的,即使人再多,江御的目光也是定格在小姑娘身上,直到小姑娘跌进了她对面男生的怀里。

呼吸猛然一沉,深刻分明的轮廓一点点绷直,定了一秒,转身大步进了教室。

苏楠楠还想怎么去转移这个话题,突然就下课了,经过她的同学撞了她的背。

身体失去重心,一下撞进了宋晏阳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