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

“喜欢。”

苏楠楠就像护崽一样,伸手圈着那橘猫,红唇弯了弯:“这猫怎么来的?”

江御唇角微微翘起一丝弧度,伸手摸了摸她怀里的猫,“找了家宠物店,买的。”

“可是我们除了晚上在家,这猫没人看呀……”

小姑娘顺了顺猫毛,将猫捧在掌心里,微微托举起来,用脸颊去蹭了蹭,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江御揽着她坐在沙发上,薄唇扯了扯:“我跟那老板商量了,猫还可以送回去待着,想看的时候还可以过去看。”

“这么好?”

苏楠楠眨了眨眼,有些意外。

江御低笑:“事情我都安排好了。”

他昨天晚上就在网上查附近的猫店,知道小姑娘顾忌什么,以三倍的价钱才把这件事给商量的定下来。

苏楠楠唇角弯弯,在猫头上亲了下,想到什么,坐近男生,看着他:“我们给这猫取个名字吧,叫什么好呢?”

江御:“那就看你以什么身份去取名。”

苏楠楠睁大眼睛,红唇微微嘟起:“我肯定就是它妈妈呀。”

“那我就是它爸?”

江御低低笑了下,眸光晦暗莫测,眼角眉梢上挑,匪气又散漫。

苏楠楠脸一红,低低说道:“你就说取什么名字好。”

因为这只猫,他们两个关系就感觉变成了小夫妻一样。

想到这,苏楠楠心跳如雷,浑身血液都热了几分一样。

那只猫很应景的“喵呜~”了几声,爪子爬上了苏楠楠衣服,在她胸怀里的蹭来蹭去的。

苏楠楠倒是觉得可爱的紧,可旁边的男生鹰眸微微一眯,眉骨顿时冷沉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捏住那只猫的后颈。

将它拎了起来,往一边的小沙发轻轻甩了过去,在空中划出弧度,准确无误的的落在沙发上。

还弹了几下。

苏楠楠有些心惊肉跳,立马站起身想要过去抱它,整个人刚站起来,胳膊就被一只手给握住,天旋地转,人就跌进了温暖的怀抱里。

“江御,你怎么可以扔它?”

小姑娘鹿眸里满是心疼,坐起身,拉开两个人的距离,有些不满。

目光看着在沙发上,还迷迷糊糊的橘猫。

江御眉头紧紧皱着,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语气带着野痞:“那只猫比我还重要?”

他突然就后悔买那只猫了。

苏楠楠一愣,盯着脸色变了男生,愣了两秒,双手捧住他的脸,低头在他唇上吻了下。

“你重要,你重要。”

说着,将小脑袋靠在他怀里,蹭了蹭,单手勾着他脖子:“那……你有没有想好取什么名字?”

“想好了。”

江御眼底划过一丝坏坏的笑意,唇角微微漾起野痞:“那只猫就跟你一样笨,就叫笨笨吧。”

苏楠楠:“…………”

又说她笨!

有些不高兴的瘪了瘪嘴,戳了戳他的脸,“换一个,这个不好听。”

江御坏笑:“那就叫老婆?老婆好听。”

苏楠楠脸红的不像话,男生说都话分明就跟对她说的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橘猫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来到江御脚边,咬着他的裤脚,可怜巴巴的。一声一声叫唤。

苏楠楠弯下身,将它从地上抱起来,放在怀里。

男生仰坐在沙发上,女孩坐在他怀里,怀里还有一只猫。

看起来就像一家人一般。

摸了摸橘猫的脑袋,盯着男生的眼睛,嗓音轻柔:“那就叫笨笨叭。”

因为这个名字,是江御因为她才取得。

男生狭长的双眸微眯,身子靠在沙发上,又痞又撩,一手揽着苏楠楠的腰,一手摸在笨笨的脑袋上。

唇角勾起弧度:“希望你不要跟你妈一样笨。”

笨的到现在都看不出来他的心意。

——

下午的时间都用来复习功课,但小姑娘舍不得笨笨,硬是和江御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

一块去了猫舍,那个老板是个女人,知性又优雅,落落大方,气质非常典雅。

只不过她带着口罩,苏楠楠看不清她的脸,只觉得她非常温柔而漠然。

“老板,麻烦您多多照看一下笨笨,我一有时间就会来接它回家玩的。”

苏楠楠半蹲着身子,扒着笼子,看着里面与她伸瓜子,像握手一样的笨笨。

满满的疼惜舍不得。

甄宓微微一笑,举手投足十分端庄:“放心。”

声音不大不小,却十分有那种能让人信服的感觉。

江御拉住小姑娘的手,神情漫不经心的,眉梢一扬:“走吧。”

“嗯。”

像是知道他们两个要走了,笼子里的笨笨扒着笼子喵呜喵呜的叫。

男生见小姑娘脚都跟生了根一样,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往外走。

回家的路上,两人难得沉默。

苏楠楠靠在车窗,鹿眸怔怔的看着外边的风景。

江御站在她身侧,手抓着她的椅背,控制自己的身体,眼皮低垂着,目不斜视的盯着女孩。

苏楠楠抬眸仰视着男生,鼓了鼓腮帮子,扯了扯他的衣角。

“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去看笨笨?”

江御眼角勾出野性又痞坏的弧度,薄唇微微翕动:“那只笨猫难道比我还吸引你?”

男生说着,还十分不正经的俯下身,一手撑在公交车的车窗上,慵懒又散漫的姿态。

在别人看来,就是将小姑娘困在了座位及怀里。

苏楠楠面红耳赤,眼睛剔透发着细碎的光一样,“你注意一下场合!”

她又羞又愤,余光看到旁边好几个比他们还大几岁模样的大学生正玩味又揶揄的看过来。

“噢~”

江御依旧不改,无所谓的靠在苏楠楠面前的杆子上,双手插在黑色风衣的外套里,一只脚搭在另一只脚上。

黑褐色的碎发被车窗外的微风吹起,露出那浓墨工整的剑眉,眉骨有些三分狠戾,薄情的冷性的眼皮微微抬起。

狭长深邃的鹰眸散发着幽深的冷光,像冰刃一样,不缓不慢的朝那几个人人看过去。

舌尖抵着一边腮帮,性感的薄唇抿出弧度:“笑可以,麻烦把眼睛收好了,当着别人面盯着别人女朋友……非常的不礼貌,懂吗?”

如果不如因为顾忌苏楠楠还在旁边,他说的话只会更狠戾,更残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