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s.422 伊莉丝vs莲业

这么说来……

“喝!”

莲业退向二楼的长廊,巨大的寒风从他的手掌打出,将眼前的火焰所吞灭。

伴随火焰的消失,被隐藏在火焰内的獠牙才真正亮出来。

莲业清清楚楚地看到,有数十道匕首飞向他。

原来是把匕首藏在了火焰里吗?

好险……

要是自信火焰不会伤到自己,那就中了伊莉丝的当。

莲业的魔眼已经看穿匕首的轨迹。他的身影轻轻一晃,便以毫米之差将剑雨躲过。

“哼……”

不过,见此情形后,伊莉丝的嘴角却上扬起来。

那些匕首的手柄上,刻满了各种奇怪的符文。

当刀尖落入莲业脚边的时,那些刻在匕首上的符文,全都像活物一般,沿着地面朝莲业的脚边爬行而去。

“这是……咒术?”

莲业惊愕地看着脚下。

莲业即使拥有不死之身,在魔眼还没有解析出这些符文之前,他也不敢冒然被这些符文近身。

然而,这样的慎重却让他露出了破绽。

为了躲避符文,莲业不得不朝旁边跳出。而天瞳就抓住了这一瞬间的空挡,身影朝莲业飞掠而去。

在火焰的加速下,天瞳的影子快到只剩下一道红色的流光。

光流与莲业的身影相交错后,莲业的身体喷出鲜血──天瞳的刀刃贯穿了他的胸口。

而抓住莲业受到攻击的这一瞬间,伊莉丝的机会便来了。

“wheh es from hell,evil will devour the whole world……i would like to use my body as a bde to give death eternal sleep!”

原本需要咏唱上千词的魔法,伊莉丝凭借自己的实力,将其缩短至简洁的几句话。

在最后一个音节吐出来的瞬间,整个房间的光彩仿佛都被掠去一般,眼前的世界变为血红色。

巨大的魔力覆盖在空气中,以至于这里的房间都发生了异变。

本不该存在的脚步声从玄关处传来。

天瞳在无人的回廊上,看到一闪即逝的白影。

紧接着,他又听到婴儿哭泣以及要弄坏嗓子般的惨叫声。

“这是……?”

是伊莉丝的魔法带来的效果吗?天瞳莫名感到恐惧。他全身迸出冷汗,就像得了重感冒,有一股寒气直往心口上窜。

莲业也因为察觉到房间的异变而凝固在原地。

他转动起僵硬的脖子,难以置信地看着背后。

此时,富丽堂皇的大厅已经被阴森恐怖的气息所笼罩。

整栋豪宅都被巨大的诅咒覆盖着。犹如冤魂般的大量黑雾,从红色的地毯下冒出,并徘徊在四周。

在黑雾的最深处,是伊莉丝冷酷的目光。

下一瞬间,黑雾发出尖锐的叫声,排山倒海地冲向莲业。

沿路的扶手和墙壁都被这恐怖的气场所粉碎。

在看不见的空气中……还有大量无形的手抓住了莲业的身体。

莲业无法动弹。

看不见的手,正牢牢勒住他的脖子。还有力量大到恐怖的手,正把他的手臂和大腿朝完全不同的方向拉扯。…

莲业的身影就这么被呼啸而来的黑色漩涡所吞没了。

轰隆的巨响在走廊上传来,数道墙壁被贯穿,黑暗最终贯穿长廊,将整个二楼都夷为平地。

这不仅是攻击魔法,更是直击精神的强大诅咒。

即使莲业能够活下来,他的意识和理智也完全被剥夺了。

原本是这样才对……

可是──

“伊莉丝,你的魔法也不过如此。”

在充满压迫力的声音落下的瞬间,周围的空间开始震动起来。

莲业只是静静站在原地,什么也没做。

可是,他周围的空间却出现了数道像白刃一般的光影。

这些刀光就像结界一样,将莲业保护在中心。并且围着莲业的身体高速旋转,向四周斩去。

那些原本就没有实体的黑影,不知为何,在触及这些白刃的瞬间,无不例外的发出凄惨的叫声。他们就像有生命的活物一般,身影在遭到切割后,喷出赤红的鲜血。

“什么……!”

伊莉丝不敢相信这一幕。

那些黑影不过是伊莉丝通过魔法释放出来的诅咒罢了,可是这种连魔力都算不上的东西,莲业却轻而易举地将他们的存在抹去。

伊莉丝来不及思考,白刃便朝她的身体飞掠而来。

尽管伊莉丝及时做出了防御,但是她用魔力构成的护盾,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便被光刃所抹去。

紧接着,伊莉丝感觉到自己的腹部被锐利的东西给割开了。

她的身体被看不见的冲击所震飞,然后在地毯下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

随着施术者被打败,盘踞在空气中诅咒也随之消失。

无论是那些毛骨悚然哭嚎声,还是那些从影子身上喷出的血液,全都不见了。

“伊莉丝!?”

天瞳抓起剑,怒吼着冲上去。

虽然之前被伊莉丝叮嘱过,不能贸然冲上去跟莲业战斗,但是看到伊莉丝受伤的那一刻,身体还是本能地冲了过去。

天瞳连续挥出的光刃,构成一个漂亮的米字。不过,这种压倒性的速度,比起能够准确看穿剑轨以及预判攻击的莲业,还要差上许多。

“范天瞳,现在的你只剩下这点实力了吗?”

莲业将剑刃的锋芒避开后,他直接伸出手,用手指夹住了天瞳的剑身。

然后,莲业另一只的手掌在天瞳的胸膛上轻轻一碰,天瞳的身体立刻飞了出去,像皮球一样被远远的打进一旁的废墟中。

“结束了。”

莲业重新整理好衣服,将视线转向负伤的伊莉丝。

“虽然你的实力在全世界的异能者当中,已经是最顶尖的一列,但是面对拥有神之魔眼的我,你觉得你还能够再坚持下去吗?”

“哼,这样狼狈的下场我早就想到了。”

伊莉丝边吞咽着嘴里不断流出来的血,边晃悠悠地站起来。

她只是瞅了自己的肚子一眼,就已经明白自己的腹部被割开了。

即使是这样,她依然呼呼喘着气,俊强的视线就这么瞪向莲业。

果然石化之魔眼也没有用吗?伊莉丝想要石化莲业,发现跟燃烧之魔眼一样,没有任何效果。

“所以说?”

见到对自己的败北并不感到意外的伊莉丝,莲业皱紧了眉头。

“莲业,你和我至今交手过的对手都一样不够了解我。决定战斗的结果,不止有双方的实力,还有双方的情报和谋略。我既然敢挑战你,自然是有相当的准备。”

“事到如今,你还能做什么呢……呃!?这、这是……”

直到刚才为止还一副游刃有余的莲业,身体突然间就僵住了。

他已经无法动弹。

大量的字墨像虫子一般,爬满了他全身。莲业的脸、手臂和大腿,都被密密麻麻的符文所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