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s.420 仅有一次的生命

“为什么?实现人类的永生不是你和莲业的最高追求吗?你为此奋斗了几十年,如今却要放弃一切?”天瞳凝视着伊莉丝的眼睛问。

“偶然间,我遇到一个男孩。他患上十分罕见的疾病,每天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他每天都被锁在冰冷的房间里,不能外出。他也没有朋友,因为大家都害怕被传染而疏远他,就连唯一可以依靠的父母,也将他抛弃掉。

你知道……这个男孩后来怎么样了吗?他自杀了。他的遗书只有一句简短的话‘活着有什么意义?’。

虽然只是极为简短的一句话,却给予我极大的震撼。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明白,对于很多人来说,活着比死亡都要痛苦。

在那之前,我一直有个误解。我以为那些自杀的人,都不过是些软弱之辈。其实我错了,如果不是真的绝望的话,谁愿意离开这个世界?

对那些人来说,活着就是最大的酷刑。

剩下还活着的人,大部分也活得很累、很痛苦。所以我放弃了关于永生的研究,并且销毁了一切的资料。为此还跟莲业决裂,并遭到新军的追捕。但我不后悔。”

“因为与其追求虚无渺茫的永生,更重要的是活得幸福呀。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异能者也一样,每个人生命只有一次,失去就不会再回来。让死者复活什么的,只有在人们瞎编的故事里才会出现!”

“可笑吧,就是一个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活了上百年才明白。”

说到这里,伊莉丝自嘲般的笑了。

“但莲业没有明白,他始终无法从失去幽雪的悲伤中走出。曾经才华横溢的他,如今却为了永生而陷入疯狂,我有很大的责任。这事因我而起,也应由我来结束。所以,不老不死药的研究必须由我来终结。”

快到目的地了吧。

这里远离城镇,附近没有人。

伊莉丝的脚步开始加快,天瞳看到一座巨大的豪宅出现在自己眼前。

那是一座占地面积大到恐怖的别墅。

里面的花园大到像森林一样,围在外面的铁栏杆,也像长城一般望不见尽头。

这座豪宅应该是临时建立起来的。

莲业就在这里等待着伊莉丝。

一旦迈入这个里面,天瞳和伊莉丝将会与莲业展开战斗。

但是,天瞳完全紧张不起来。

他内心空空的,什么都感受不到。

就算战胜了莲业又如何,自己能回到以前的生活吗?

不能了,自己只是一个纸人,夜灵喜欢的不是自己,自己也不是天音的哥哥。

想到这里,胸口如同被撕裂般的剧痛。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

进入别墅之前,伊莉丝侧过脸,微笑道:

“打倒莲业以后,我会向你好好道歉,并告诉你一个令你高兴的好消息。”

“好消息?对我来说还有吗……”…

“当然。虽然一直告诫你不要信任我,但是唯独这一次,你可以相信姐姐。”

随着铁门被推开,伊莉丝和天瞳进入别墅。

穿过密集的树林,一座巨大的建筑耸立在眼前。

豪宅的前方还有一座喷泉。

清冽的月光照耀在过道上,看起来就像银色的河流在脚下流窜。

这时,眼前的大门被推开了。

天瞳瞬间警惕起来,但伊莉丝却挥手示意天瞳将刀刃收起来,因为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敌人。

“欢迎光临,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那是一个拥有金色头发以及碧蓝眼眸的外国人。

天瞳见过这名魔法师。

曾经他和夜灵败给了他,然后伊莉丝及时出现并将其击败。

“菲尔德,你还留在这里吗?”

对于这位老同学的登场,伊莉丝显得有些惊讶。

“是的。不过你们不用紧张,我已经答应过你,不会再协助莲业。不过,我也是幽雪的朋友。只是想要见证一下,你们的结局罢了。”

“是吗,随你便。”

说完,伊莉丝迈着高傲的步伐走了进去。

那冷傲的视线,甚至不愿意正眼瞧菲尔德一眼。

被留在外面的菲尔德,只得无奈地耸耸肩。

关上门以后,便听不到外面的风声了。

眼前是一座宽敞到过分的大厅。

横宽的红色阶梯,层层往上,直通向高处。

大厅内的一楼和二楼间,没有地板隔绝开来。

除了吊在头顶的水晶灯以外,周围就没有其他的家具了。

使得这里的空间更加显得广阔。

“你果然来了。”

沉重的声音响起。

伊莉丝没有回答,只是一言不发地抬起视线。位于一楼和二楼间的阶梯上,中间站在一道漆黑色的人影。

莲业从上方凝视着伊莉丝,用狞笑一般的眼神:

“一开始我还担心,你会不会就那样逃走。但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你还是那个伊莉丝,打从心底瞧不起别人,那种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只相信自己才是对的。

啊啊……你这样子,只会更加激起我的**,让我忍不住想要把你给毁掉!”

“哼。那你又如何?你以前并不是这么扭曲的人吧。曾经连一只野兔都不忍心伤害的你,如今却为了追求虚无渺茫的永生,伤害了数之不尽的性命。”

“你所认识的那个莲业,在幽雪死去的那一天就已经死了。剩下的,不过是一具空虚的躯体罢了。

伊莉丝,我知道你跟我一样很痛苦,很内疚……不然你也不会一直纠缠着我和新军不放。再好好考虑一下,你真的不愿意协助我吗?”

“这种无聊的事情,我早就厌倦了。”

“无聊?”

莲业瞪着伊莉丝。浑浊的红瞳第一次吐露出带有强烈感情的视线。

“是啊。而且,莲业你自己也发现了吧?死人不可能复活。

我知道你一直保存着幽雪的遗体,在特殊的魔法下,就算过去几十年,尸体也没有腐化。

一直坚信可以复活幽雪的你,不惜用上大半辈子的时间在研究不老不死药。可结果呢?你利用demon的细胞,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不死,可是,当你把不老不死药给幽雪的时候,你却发现幽雪无法活过来。这正是你迷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