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s.419 伊莉丝的过去

在月光下,走过沙沙摇曳的草地,哀凄的蝉鸣响彻天际。

天瞳低着头,走在伊莉丝旁边。

两人一路无话。

刚才沉重的气氛依然黏着在身上。

也不知小月那边怎么样了,她有好好的把夜灵和天音给送走吗?

只要她们能够忘记他,开始新的生活,天瞳就可以放心了。

“天瞳,你恨我吗?”

伊莉丝的声音透过风声传来。

她的眼睛凝视着前方,头也不回地问。

“不。”

天瞳的心已死。

内心平静到连一丝波澜都掀不起来。

“就算恨我,说出来也没有关系哦。我早就做好觉悟了。不过,我真的需要你。

因为那把钻石剑所蕴含的魔力,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一旦动用那个法宝,人类的**瞬间就会灰飞烟灭,因此我无法使用那件法宝,只能由拥有纸人身体的你来使用。至于小月……跑腿还可以,但是跟莲业对抗的话,实力是不够的。”

“为什么……你要对莲业这么执着?”

到最后,天瞳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伊莉丝在这里沉默了。

她轻轻叹着气,眼中流转着哀伤的神情。

“好吧,离目的地还有些距离,我跟你谈点往事。”

被过于沉重的气氛所感染,一向不喜欢跟别人提及往事的伊莉丝,这次也破例了。

“我跟莲业是在魔法学院里认识的。

那是一所在异能界富有盛名的学校,欧洲有很多魔法师都梦寐以求想要入读这里。可是,每年数万计的求学者,能够被录取的人寥寥可数。

当时我以十一岁的身份入读这所学院后,被众人称为天才少女。

事实上,我这名天才确实瞧不起别人。我瞧不起平凡的学生,也瞧不起学校里的导师。

我喜欢一个人在图书馆里研读那些连导师都读不懂的古魔法,像旷课那是常有的事情。不过,因为我的成绩一直都是第一名,所以学校默许了我这种行为。

大家肯定觉得我难以接近吧。

在学校的半年时间里,我几乎没有跟班上的同学交流过。我喜欢一个人独处,不喜欢跟别人往来。

可是,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在图书馆里看书,一个叫幽雪的女孩主动上来找我搭话。”

“幽雪?”

天瞳对这个名字有印象,莲业提起过这个名字。

“这个叫幽雪的女孩,跟你和莲业是什么关系?”

“是朋友哦。幽雪跟莲业、菲尔德都是朋友。

她被我的身影所吸引,主动上来找我聊天。从那以后,她有事没事就跑来图书馆找我。经过几次交谈,我们也渐渐成为朋友。

跟我这种阴郁的人不同,幽雪是一个非常活泼开朗的女孩。被她的性格所感染,我开始走出图书馆,尝试跟其他人交流。我也是因为幽雪,才会认识莲业和菲尔德的。”…

“那个时候,莲业暗恋着幽雪,幽雪也同样喜欢着莲业。

虽然旁人都看出来了,但是两人都过于害羞,没有勇气向对方告白。幽雪还为此苦恼了很久,整天跟我商谈各种关于恋爱的烦恼。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我们还真蠢啊,虽然蠢,但是很幸福……”

伊莉丝的脸上露出微笑。

但她的眼睛却没有笑,一向敏锐的双眸此时被悲伤所填满。

“真是想象不出来,你和莲业还有这样的过去。那么,后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和莲业到了不得不战斗的地步?这个叫幽雪的女孩怎么了?”

“都是我的错。”

伊莉丝这么说道。

“我们学校的毕业考试比较特殊。

除了考核基本的魔法以外,还需要去魔物的领地进行实战。学生两个人为一组,只要能够在魔物的领地中拿到指定的物品,并顺利离开就算及格。

当时,我和幽雪是关系最好的朋友。我们两个人为一组。

可是,因为对自己的能力过于自负,我们在魔物的领地中迷路了,并且遭到强大魔物的袭击。

那个时候的我实力显然不够,幽雪为了保护我,替我承受了攻击。等学校的人把迷路的我们找到的时候,幽雪已经不行了。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死去。为此,我整整一年的时间都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更不要说是暗恋幽雪的莲业了。”

她细微的声音让天瞳的心头紧紧揪起。

他回想起之前曾经在自己眼前死去的夜灵,虽然那个时候的尸体是伪造的,但是不知道真相的天瞳,无法想象自己是如何度过最黑暗的那几天……

不,那个不是自己。

那是生前的范天瞳,自己不过是个仿照他的纸人罢了。

本该是这样才对……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痛苦?“不过,我们马上就振作起来。

那个时候,永生、复活是异能界的最高追求。来自各个流派的异能者们,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开始争相展开研究。管理局的高层对永生也感兴趣,邀请我、莲业还有菲尔德参与关于永生的研究。”

“所以你和莲业他们,为了复活幽雪,开始了不老不死药的研制?”

“是的。为了这个无聊的计划,我们整整投入了数十年也毫无进展。这数十年的光阴,早把我和幽雪之间的大部分记忆给抹去了,不少科研人员都开始放弃,到最后,发现投入资金却得不到回报的管理局,也终止了这项计划。

但是,莲业没有死心。

他笼络管理局高层,开始组建起新军。新军名义上是管理局的特种部队,事实上,被莲业暗地里用来做不老不死药的实验。

那个时候的我,是不老不死药的最高负责人。

我是这么认为,就算不能复活幽雪,哪怕能够让人类永生,不再承受亲朋好友死去的痛苦,我就算成功了。我就是这么坚持自己的信念。”

“那么,后来你为什么又放弃了?你不是跟莲业一样,都渴望幽雪复活吗?”

“哼,没什么理由。只是后来意识到永生根本没有意义。”仿佛在憎恨着曾经的自己一般,伊莉丝以厌恶的口吻说道。

“没有意义?”

天瞳露出吃惊的表情。